某咸鱼黑阳

一滩咸鱼

【大宮sk】我們是一家人吧!

#本篇ooc严重慎入#
三、
     “那人是誰啊…到底…”
       一邊吃著面的櫻井翔一邊思考著鄰居家到底什麼時候添了一口人,“嘛,可能是大野君的朋友吧,畢竟能相處成這樣…”櫻井翔又想起大野智說教著那個男人的情景撇了撇嘴把碗裡的湯一口氣喝掉,看了看手錶連忙拎起包就跑了出去。
        櫻井翔現在還是個即將畢業的高中生,已經決定了志向,學習和其他各方便都非常優秀,現在一個人住在大野智家的隔壁。和大野一家結識也是經過各種機緣巧合,一年前櫻井翔剛剛搬到這裡,每個月也從國外的父母那裡拿定期的零花錢和日常開銷的錢,但櫻井翔畢竟還是涉世未深的少年,剛來的第一個月的月初就不小心在電車上被偷了錢包,還沒撐過幾天,就被鄰居也就是大野媽媽發現昏倒在自家門前,大野媽瑪被嚇到之後連麥把櫻井翔送到醫院,在醒來之後,把事情的緣由告訴了大野媽媽,從那之後一個月櫻井翔就被收留每天去鄰居家吃飯,作為報答也時常幫著大野媽媽照看大野智教大野智畫畫和學習或者打掃衛生,兩家就這麼混熟了,現在櫻井翔也經常去隔壁幫忙。
     “嗯…有一個星期沒有去拜訪了呢…那就今天晚上去智君家裡看看吧!”櫻井翔看著窗外淡淡藍色的天空,嘴角微微上揚,又立刻轉頭專心做起數學題來。
       下午大野家
     “喂!小鬼!別揉我的尾巴!”
     “二宮的尾巴軟軟的很舒服呢,還有我的名字叫大野智不是小鬼哦。”
       二宮和也盤腿坐在沙發上,散發著怒氣看著身後一直玩弄著自己尾巴的那一小只,大野智也不知道是故意裝傻還是真的沒發覺,就這麼直直的盯著二宮和也的眼睛,突然湊到二宮和也面前向他吐了吐舌頭,二宮和也對於大野智的這種突然的行為明顯被嚇了一跳愣住。
     “我現在可是二宮你的前輩哦!要好好的叫前輩的名字!”大野智一副神氣的樣子站在二宮的背後使勁的揉著他的頭。
      “喂!”還沒從剛剛的驚嚇中緩過來,就是這樣一頓蹂躪,面對這樣的孩子二宮和也也是又氣又無奈,自己的法力現在只夠自己幻化人形的其他什麼都幹不了。大野智看著氣呼呼的二宮和也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蹦噠到二宮和也面前看看,坐下來拍拍他的腿,“嘛_嘛_不要生氣哦,我只是想你陪我一起玩而已……”大野智說著睜著圓圓的小眼睛可憐巴巴看著二宮和也,二宮和也仰著頭撇了撇他也不回答。
      大野智見狀撇下了小嘴,“nino—nino——”大野智拖著尾音一邊一邊的小聲叫著,二宮和也終於也忍不下,“誰允許妳能這麼叫我的。”二宮和也悶悶的哼了一聲。“nino不喜歡這個稱呼嘛?可是我覺得很好聽吶_,nino?nino?”大野智又反復的這麼叫了幾聲,二宮和也挑了挑眉毛挪到一旁背對著大野智小聲的嘟囔著:“也…也不是不行…只是從來沒有人這麼叫過而已……”大野智看著二宮和也的人類形狀耳根慢慢紅透,笑嘻嘻的湊到二宮跟前,“那以後就是我來叫咯,nino~”大野智說著又抱住二宮的尾巴揉了揉,二宮只能作罷。

(憋了好久才碼出來這麼多 決定先發一波 悲傷)

【大宮sk】我們是一家人吧!

#本篇ooc嚴重慎入#
二。 

清晨窗外嘰嘰喳喳的雛鳥叫聲不知疲倦,大野智一大早就趴在籠子前盯著狐狸看著,妈妈對此也很無奈也就隨他去了。
“妈妈以為小智會選金魚哦。”
“其實我有想過哦。”
“那為什麼選了這個孩子呢?”
“當然我喜歡它啊。”
         妈妈笑了笑把弄好的早餐端上桌,也和大野智蹲在一起,看著籠子裡熟睡的狐狸。
“小智打算給這個孩子取什麼名字呢?”
“毛球!”
         大野智毫不猶豫的就決定了這個名字,狐狸好像察覺到了什麼一樣突然抬起頭來倒是把母子倆嚇了一跳。
“小狐狸好像很喜歡這個名字哦,那麼就是毛球君咯~”
         大野智很開心的揉了揉狐狸的屁股就跑去飯桌前吃起了飯,狐狸一臉茫然的看著大野的妈妈迫切的想知道發生什麼,卻只換來了一句“真可愛”的誇讚。人類真的是很神奇的動物,那天狐狸這麼想著。
          “o醬,媽媽出門了哦”
          “媽媽路上小心!”
          今天剛好是周天,但是媽媽還要加班,大野智只能一個人待在家裡了,大野智蹲在籠子前,怔怔的盯著窩在一角的狐狸,他突然把籠子打開一把把狐狸從籠子裡抱出來,順勢躺在地上,小小的眼睛盯著一臉不耐煩的狐狸,就這麼沉默了三秒。
        “喂,小鬼放我下來。”被舉著懸在半空的不安感,一睜眼就看見了一臉人畜無害的小麵包臉,便一臉不耐的看著這個人類。
         “蛤說話啦!”大野智坐起身來把狐狸放在腿上,捏了捏毛絨絨的尾巴,便直直的看著那一雙幾乎沒有眼白的大眼睛。
         “你到底想幹嘛。”狐狸從大野智的手中掙脫跳到一旁的沙發上,一臉嫌棄的梳理著自己的毛髮。
        “你既然是狐狸妖精你能變成人嘛。”大野智爬到沙發邊,戳戳略略鼓起毛絨絨的面部發問道。
         “想看?”
         “嗯嗯!想看!”
         狐狸看著大野智閃著亮光的小眼睛,稍稍猶豫一下,微微合眸,身體周遭忽的飄起一陣白霧,漸漸瀰漫到整個屋子,僅僅是眨了眨眼睛,一陣涼風從面部拂過,睜眼的瞬間一個赫然不同的身影,待白霧逐漸消散,是一個成年人的體型,身上鵝黃色的和服分外扎眼,一頭銀灰色的班長髮垂在后頸,人類模樣的耳朵紅著,乍一看就是個普通的“不良”青年模樣。震驚了的大野智緩緩的站起來,看著這個不知道比自己高出多少的“龐然大物”,一瞬間有點不知所措的大野智,正想伸出手去觸碰這個“陌生人”,突然“嘭”的一聲一雙毛絨絨的大狐狸耳朵還有一條柔軟程度相當的尾巴冒了出來,空氣有那麼一瞬間尷尬。突然狐狸就跟觸電了一般縮到房間一角用手捂著頭頂的大耳朵蹲著碎碎唸:“實在是太丟臉了……居然在人類面前……失敗!…”大野智看著迅速縮到一旁的狐狸,便湊過去伸手試圖安慰一下他,指尖還沒有碰到任何地方的時候,“小鬼你不會是想安慰我吧。”被突然發出聲音的這人嚇得收回了手,又暗戳戳的答應了一聲,“我怎麼可能會讓一個人類來安慰我。”埋在墻角的頭稍稍向外偏了偏,儘管大野智沒有看到他臉上的表情,但還是能感受到不屑和蔑視,大野智這時有了這個年紀的小孩子不該有的“成熟”:“不行他可是自己的寵物現在不管教以後就造反啦!”這麼想著,於是用很生氣的語氣道:“告訴我,你原來的名字。”
      “哈?”
      “妖精一定有名字的,快告訴我!”
       聽見從這小鬼口中從未有過的嚴厲語氣微微一愣,慢慢轉頭看見這張帶著微微戾氣的臉,竟然會有一絲害怕。
     “…二宮和也…”
     “那麼二宮和也!”
     “是…是?!”
     “以後我就叫你nino了!”
     “…啊…是…”
     “以後不許這麼說話!”
     “…是…”
     “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
     “是。”
     “要好好記住 你是我的!”
     “是…啊不對!喂!”
      “嗯?不對嗎?”
      “對,對對對…”
      那天路過的某個趕去吃蕎麥面男人,目睹了正坐著的成年男性被一臉得意的小孩子教訓的一愣一愣的“珍貴”場面。